搜索 解放軍報

戍邊“同行”

來(lái)源:解放軍報 作者:晏子祎 責任編輯:李慶桐
2024-04-21 08:03:17

軍校臨近畢業(yè)那年冬天,我陪母親去了父親所在的邊防連隊探親。

那天,母親天不亮就穿著(zhù)圍裙在廚房里忙活,一會(huì )兒翻炒鍋里的餡料,一會(huì )兒往面盆里倒熱水?!澳銇?lái)嘗嘗好吃不?”我接過(guò)母親手里熱氣騰騰的糖糕,一口咬下去,外皮酥脆金黃,里面還包裹著(zhù)糖漿。天氣寒冷時(shí),來(lái)上一口糖糕,再舒服不過(guò)了。多年來(lái),母親和父親待在一起的時(shí)間屈指可數。每次父親離家前,母親都會(huì )給父親做糖糕。糖糕熟了,相互道別后,父親就該回單位了??粗?zhù)她忙碌的背影,我不禁感慨,父親守了30多年邊防,母親也等了父親30多年。

一切收拾妥當后,母親準備的兩個(gè)大袋子已被各種各樣的美食塞得滿(mǎn)滿(mǎn)當當。她說(shuō),給連隊官兵也準備了一份,自己親手做的食物總是多些家的味道。他們是保家衛國的戰士,也是父母掛念的孩子。

那天,我和母親乘車(chē)一路翻山越嶺,快到晌午才抵達父親所在邊防連。我們老遠就看見(jiàn)父親站在寒風(fēng)里等著(zhù),一邊搓手,一邊跺腳,焦急地朝我和母親來(lái)的方向眺望。見(jiàn)我們下車(chē),父親趕忙迎上來(lái),接過(guò)母親手里的袋子。旁邊一位戰士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可把你們盼來(lái)了,晏軍醫早早就出來(lái)等著(zhù)啦!”

走進(jìn)屋里,我一眼就看到父親準備好的裝具。原來(lái),他還有巡邏任務(wù)。父親和戰友長(cháng)年駐扎在大山里,這里寒季很長(cháng),自然環(huán)境惡劣,可他們從不曾抱怨。我想,不久的將來(lái),我也要分配到基層單位,應該和父親一起走走這條路。父親答應了我的請求,母親則留下來(lái)和戰士們一起包餃子。

山路陡峭,積雪沒(méi)過(guò)了膝蓋,凜冽的風(fēng)裹挾著(zhù)雪花撲面而來(lái)。沒(méi)一會(huì )兒,我和父親的帽檐、面罩上就結了一層霜。我的腳步越發(fā)沉重,想先緩緩。父親笑著(zhù)看了看我,繼續往前走。他個(gè)子不高,步伐卻很堅定。其實(shí),連隊考慮到我和母親大老遠來(lái),想讓我們一家三口好好團聚,可父親還是堅持要參加巡邏。

我不敢停留太久,只好加快腳步追趕父親??斓缴巾敃r(shí),我回頭看到了山下?tīng)I區里飄揚著(zhù)的國旗,再望向自己來(lái)時(shí)的路,覺(jué)得這段路好像并沒(méi)那么難走了。

“當你穿上軍裝的那一刻,就像走上這條巡邏路一樣,會(huì )遇到許多困難。如果在起點(diǎn)就給自己設定一個(gè)清晰的目標,那途中無(wú)論遇到什么,你都會(huì )義無(wú)反顧地走下去。只有堅定地熱愛(ài)你的軍裝,你才會(huì )懂得這一路的意義?!备赣H緩緩地說(shuō)。那一刻,我好像忽然理解了父親,理解了他那份不知疲倦的堅守。這一切,源于他戍邊守防的初心,源于他對這身軍裝的熱愛(ài)。那天,我和父親回到營(yíng)區,已是晚飯時(shí)間。連隊戰士們正開(kāi)心地吃著(zhù)母親和他們一起包的餃子,臉上溢滿(mǎn)了幸福。

軍校畢業(yè)后,我也回到了邊疆。今年春節前,我和父親的喜報被同時(shí)送到家里。父親榮立三等功,我獲得了三級表彰。我所在單位了解到我和父親雙雙獲得榮譽(yù)的情況,在表彰大會(huì )上設置了一個(gè)視頻通話(huà)環(huán)節。我與父親身披綬帶,相互敬禮……站在頒獎典禮現場(chǎng)的我,眼前再次浮現和父親一起巡邏的場(chǎng)景。我想,我會(huì )像父親一樣,走好軍旅路,書(shū)寫(xiě)自己的青春。

上圖 徐金鑫繪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