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嫦娥”歸來(lái)——嫦娥六號返回全景實(shí)錄

來(lái)源:新華社 作者:李國利 劉藝 米思源 呂炳宏 李欣媛 張國文 責任編輯:王一亙
2024-06-25 22:25:14

“嫦娥”歸來(lái)——嫦娥六號返回全景實(shí)錄

新華社記者

6月25日13時(shí)22分,約5000公里高的深邃太空,嫦娥六號返回器正式作別軌道器,開(kāi)始以接近每秒11.2公里的速度迫不及待奔向地球。

此時(shí),內蒙古四子王旗阿木古郎草原早已萬(wàn)事俱備,只待攜帶著(zhù)月背月壤的“嫦娥”歸來(lái)。

阿木古郎草原,蒙古語(yǔ)中意為“平安”的土地,是嫦娥六號返回器主著(zhù)陸場(chǎng),也是神舟一號到神舟十一號返回艙主著(zhù)陸場(chǎng)。

站在一望無(wú)際的大草原上搭手遠眺,氣象保障團隊盛文杰懸了多天的心終于放了下來(lái)——晴空萬(wàn)里、白云舒展,是個(gè)迎客歸來(lái)的好天氣。

(一)

一個(gè)月前,盛文杰和同事們從酒泉衛星發(fā)射中心來(lái)到這里,抬頭望天、觀(guān)云測雨。

“春夏之交,阿木古郎草原天氣瞬息萬(wàn)變,大風(fēng)、雷暴、沙塵、陣雨等時(shí)有發(fā)生,氣候異常復雜?!笔⑽慕苷f(shuō),在這里,只需要十幾分鐘,天上如薄紗般的云層便可搖身一變?yōu)樯詈竦姆e雨云;幾分鐘內,風(fēng)速就能增加數倍。

為迎接嫦娥六號平安歸來(lái),他們早在去年7月就在這里部署了氣象數據庫,匯總整理了近10年700多萬(wàn)條氣象數據,以把握著(zhù)陸場(chǎng)附近的氣象規律。

天氣不錯,空中分隊指揮機機長(cháng)劉鵬飛駕駛直升機起飛時(shí),心情也不錯。作為嫦娥六號返回器搜索回收任務(wù)的主要力量之一,空中分隊共有5架直升機參與任務(wù),將以1600平方公里面積布陣,達到東西兼顧、南北并行。

“北京,雄鷹報告?!?/p>

“我是北京,雄鷹請講?!?/p>

“空中分隊已起飛,正在前往待命空域。報告完畢?!?/p>

“北京明白?!?/p>

500多公里外的北京航天城內,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溫旭峰應答。

從溫旭峰的視角看向指控大廳大屏幕,嫦娥六號已接近我國國境,即將第一次再入大氣層。

“各號注意,返回器轉初次再入飛行?!?/p>

13時(shí)44分左右,嫦娥六號返回器高速進(jìn)入我國境內,立即被西安衛星測控中心和田活動(dòng)測控分隊操作手劉崗風(fēng)捕獲。

作為嫦娥六號返回器入境測控的第一站,連日來(lái),劉崗風(fēng)和同事們面對點(diǎn)位變化、風(fēng)沙天氣等帶來(lái)的不利影響,有條不紊完成裝備展開(kāi)、指標測試、通信建立等工作,快速建立任務(wù)狀態(tài),為嫦娥六號送去地球家人的“第一聲問(wèn)候”。

經(jīng)過(guò)近200秒的連續跟蹤,他們順利完成了嫦娥六號返回器第一次再入大氣層后關(guān)鍵弧段的測控工作。

(二)

沿用嫦娥五號“打水漂”式的返回方式,嫦娥六號返回器依舊采用半彈道跳躍式再入返回——第一次高速進(jìn)入大氣層,調整姿態(tài)借助大氣層提供的升力躍出,第二次進(jìn)入大氣層時(shí),速度、熱量逐漸降低,直至返回地面。這意味著(zhù),嫦娥六號返回器需要經(jīng)歷兩次黑障區,這也是她必須面對的難關(guān)。

“嫦娥”歸途繼續向東,酒泉衛星發(fā)射中心敦煌測控區接過(guò)測控接力棒。這里距四子王旗上千公里,是嫦娥六號返回器第二次再入大氣層測量的重要節點(diǎn)。

“與神舟載人飛船返回相比,這次任務(wù)的目標較小、速度較快?!倍鼗蜏y控區李長(cháng)松說(shuō),為確保嫦娥六號穿越黑障過(guò)程中光學(xué)捕獲準確、跟蹤穩定、圖像清晰,他和同事對捕獲跟蹤、變倍調焦等不斷進(jìn)行強化訓練。

“發(fā)現目標,跟蹤正常!”

13時(shí)49分左右,嫦娥六號返回器第二次進(jìn)入黑障區,李長(cháng)松準確捕捉到返回器的實(shí)時(shí)高清圖像,并通過(guò)車(chē)載通信設備第一時(shí)間傳回北京。

同一時(shí)間,內蒙古四子王旗錫拉木倫廟附近,“回收二號”雷達測控分隊所有設備也投入緊張工作。主操作手王玉祥屏氣凝神,握緊了手中的操縱桿。

“我們必須在返回器二次出黑障后的十幾秒內,對其進(jìn)行捕獲?!蓖跤裣檎f(shuō)。

為備戰嫦娥六號返回器搜索回收任務(wù),“回收二號”雷達測控分隊提前兩個(gè)月進(jìn)駐這里。4月14日,完成捕獲強化訓練的王玉祥收到愛(ài)人產(chǎn)子的消息,大家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這個(gè)孩子應該叫“六號”。

“‘回收四號’發(fā)現目標?!?/p>

“‘回收二號’發(fā)現目標?!?/p>

“‘回收二號’雙捕完成?!?/p>

正如古人對神女的描述:體迅飛鳧,飄忽若神。嫦娥六號返回器離地面越來(lái)越近。

此刻,布控在落點(diǎn)附近的“回收五號”已經(jīng)能夠捕獲返回器低空高清影像。在外圍遙控這套設備的落點(diǎn)景象測量分隊廖航說(shuō):“與傳統光學(xué)測控設備不同,‘回收五號’的優(yōu)勢是低空、高清、安全。這是我們首次參加嫦娥探月工程?!?/p>

13時(shí)57分,主傘打開(kāi)。面積約50平方米的降落傘減緩了嫦娥六號返回器的速度。

日光灼灼,紅白相間的傘面好似廣袖長(cháng)舒,天外歸來(lái)的“嫦娥”衣袂翩然,悠悠而落。

(三)

此刻的搜救直升機上,年輕的光學(xué)吊艙操作手徐雁鵬謹慎操作吊艙遙感。當發(fā)現返回器隱約出現在屏幕上時(shí),他第一時(shí)間鎖定目標,并及時(shí)向指揮員報告返回器具體位置和落地后的基本情況。

“在嫦娥六號任務(wù)中,我們新配備了定向平板、前艙引導系統等設備,并開(kāi)通了3種圖像源,使目標搜索更加得心應手?!毙煅泫i說(shuō)。

空中分隊領(lǐng)航員李德軍從指揮機前方望去,藍色天幕下,隱約可見(jiàn)一個(gè)紅色小點(diǎn)。執行過(guò)多次載人飛船搜救回收任務(wù)的他,憑借豐富經(jīng)驗迅速在腦海中判斷實(shí)際落點(diǎn)位置、建構航線(xiàn)、計算間隔……

轟鳴聲中,5架“雄鷹”向落點(diǎn)收攏而去。幾乎同時(shí),早早抵達待命點(diǎn)的地面分隊一組組長(cháng)陳國棟也下令出發(fā)。頭車(chē)駕駛員聶世超一腳踩下油門(mén),帶領(lǐng)車(chē)隊以最優(yōu)路線(xiàn)向預報落點(diǎn)快速行進(jìn)。

地面分隊來(lái)到著(zhù)陸場(chǎng)后,12天內跑了近4萬(wàn)公里、拉網(wǎng)式勘查著(zhù)陸區路況,將地形、地貌以及路面障礙物一一探明,還組織了10余次雨天、暗夜和復雜地形駕駛訓練。

所有力量、所有目光都指向這一刻——

14時(shí)07分,巨響傳來(lái)、煙塵漫卷,歷經(jīng)了53天地月旅行的嫦娥六號返回器平安著(zhù)陸。嫦娥六號在人類(lèi)歷史上首次實(shí)現月球背面采樣返回,是我國建設航天強國、科技強國取得的又一標志性成果。

3天前,長(cháng)征二號丙運載火箭托舉著(zhù)中法天文衛星沖向云霄;未來(lái),國家航天局面向國際社會(huì )開(kāi)放嫦娥八號國際合作機遇……中國正在同各國一道,推動(dòng)航天技術(shù)更好造福世界人民。

“東風(fēng)、華山、江陰、長(cháng)城……”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再一次點(diǎn)名,溫旭峰飽含深情和希望地說(shuō),“各號再見(jiàn)?!保ɡ顕?、劉藝、米思源、呂炳宏、李欣媛、張國文)

(新華社內蒙古四子王旗6月25日電)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