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淬火成鋼,“硬核”女兵煉成記

來(lái)源:中國婦女報 作者:傅凌艷 責任編輯:劉上靖
2024-06-16 10:43:24

鐵打的營(yíng)盤(pán),流水的兵?;厥总姞I(yíng)的歷練,精神上有一種“賺到了”的欣喜。褪色的軍裝、泛白的肩章、磨舊的領(lǐng)徽,翻看著(zhù)珍藏的一件件軍旅舊物,就是重溫一段段燦爛鮮活的人生。

那年初冬,我胸戴大紅花,懷揣青春的夢(mèng)想,牢記父母的囑托,告別家鄉,走進(jìn)了綠色軍營(yíng)。那天,記得接我們的“悶罐”大巴車(chē)走了近8個(gè)小時(shí),又換乘綠色大卡車(chē)行程3個(gè)小時(shí),直至晚上八點(diǎn)多才到達新兵訓練營(yíng)。

福建廈門(mén)坂頭的小山溝冬天濕冷刺骨,深山籠罩著(zhù)一層薄霧,曲折的山路隱秘其中。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適應山里的環(huán)境,新入營(yíng)的我們就投入了緊張的體能訓練,讓我們這群初來(lái)乍到的丫頭感到非常不適應。

每天起床號一響,便開(kāi)始出操、跑操、隊列訓練,齊步、正步、站姿、匍匐、射擊、手榴彈投擲,一練就是幾小時(shí),常常累得吃飯時(shí)手拿筷子夾不住菜。

從舒適的生活中脫身,不再有柔軟的沙發(fā),告別24小時(shí)熱水的家。連長(cháng)、指導員、排長(cháng)、班長(cháng)對我們的“嚴格”已超出這兩個(gè)字的意義?,F在回想起來(lái),才明白這種嚴格,更多的是對“沒(méi)有規矩,不成方圓”的詮釋。

記得在一次實(shí)彈射擊考核時(shí),我十發(fā)子彈只打出七個(gè)十環(huán),看著(zhù)連長(cháng)復雜的眼神,我當時(shí)羞愧難當。連長(cháng)突然眼放“兇光”,向我咆哮:“在戰場(chǎng)上,生的機會(huì )只有一次,把你的嬌氣收回去!你要記住,現在沒(méi)有脫一層皮的準備,戰場(chǎng)上小命就丟了!”連長(cháng)的咆哮,瞬間讓我明白了磨礪過(guò)硬軍事本領(lǐng)的真正意義。

三個(gè)月后,我被分到專(zhuān)業(yè)分隊,成為一名電話(huà)員。初次值機的我很緊張,手指不聽(tīng)使喚,說(shuō)話(huà)磕磕巴巴,加上對數字不敏感,望著(zhù)密密麻麻的號碼,一下子就蒙了。我找到班長(cháng),表示想換崗,班長(cháng)直接告訴我:“給你三天時(shí)間,你好好考慮一下,想好了再來(lái)找我。沒(méi)有哪一份工作輕輕松松就能干好,將來(lái)無(wú)論你在什么崗位,都應該勇敢面對?!?/p>

晚上,躺在床上的我想著(zhù)班長(cháng)白天說(shuō)的話(huà),還不能完全領(lǐng)會(huì )其中深意。直到有一次,我在打掃衛生時(shí),不經(jīng)意間在班長(cháng)的內務(wù)柜里發(fā)現一枚閱兵專(zhuān)用標志徽,一下子愣住了:沒(méi)想到班長(cháng)竟是閱兵方陣中的一員。

光鮮的背后,蘊藏著(zhù)不為人知的付出和努力。后來(lái)我才了解到,班長(cháng)在閱兵訓練基地吃了不少苦。七個(gè)月的集訓時(shí)間,她堅持最高標準、最好狀態(tài),在訓練場(chǎng)上反復強化練習動(dòng)作,不論有多累,都沒(méi)想過(guò)放棄,硬是靠著(zhù)過(guò)硬的素質(zhì)、頑強的毅力走上檢閱場(chǎng)?!耙磺谐砷L(cháng)進(jìn)步,都要靠努力堅持?!甭?tīng)了班長(cháng)的故事,我打心底佩服她。

那一刻起,奮斗的種子在我心里種下了。積極克服消極情緒,認真學(xué)習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每天加班加點(diǎn)查閱資料、整理筆記,遇到不懂的就向班長(cháng)請教……憑借不懈努力,最終我掌握了話(huà)務(w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所有技能,業(yè)務(wù)取得了很大進(jìn)步。

為了練出好口功,對著(zhù)鏡子練習授課技巧,找同年兵試講,請老班長(cháng)提意見(jiàn)……最終,我一路過(guò)關(guān)斬將,被上級評為優(yōu)秀話(huà)務(wù)員。

一名合格話(huà)務(wù)員的標準是“腦功活、耳功靈、手功巧、口功清”,簡(jiǎn)單的12個(gè)字,卻非練到極致不可。同年兵娜娜為苦練專(zhuān)業(yè),手腕上的沙袋每天一綁就是十多個(gè)小時(shí),小臂酸痛到筷子都拿不穩,好幾個(gè)指尖磨出了血泡,連鍵盤(pán)上的字母標識都被磨掉了好多個(gè)。入伍不到一年,她就在單位漢字錄入課目比武中創(chuàng )造了新紀錄。

一分鐘,對很多人只是轉瞬即逝的短暫時(shí)間,但在話(huà)務(wù)連的女兵心中,一分鐘能做的事很多。一分鐘,她們可以輸入180個(gè)漢字、敲出400多個(gè)數字、答出70多個(gè)電話(huà)號碼。

“把簡(jiǎn)單的招式練到極致就是絕招?!蓖瓯烘簽榫毦透叨褥`敏的“耳功”,一次性找來(lái)許多錄音數據,整整聽(tīng)了三個(gè)月,“耳朵都起了老繭”,終于攻克聽(tīng)方言辨信息、聽(tīng)聲音識用戶(hù)、聽(tīng)語(yǔ)氣判事態(tài)等多個(gè)難題。

不甘的淚水是咸的,追夢(mèng)路上的收獲是甜的。一群可愛(ài)的女孩兒,一樣的年紀,一樣的境遇,青春伴著(zhù)最嘹亮的號響,看過(guò)最美的朝陽(yáng),也在暗夜里見(jiàn)過(guò)千米高空最亮眼的星星。

“把青春融進(jìn)三尺機臺,用芳華書(shū)寫(xiě)軍旅榮光?!边@是通信女兵不變的情愫,也是她們奔跑沖鋒的力量源泉。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