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码人妻被强在线视频_色天天久久欧美黄色视屏_可以直接看A片的国产网站_亚洲欧美日韩国产综合第

搜索 解放軍報

手持手鏟刮開(kāi)黃土,他們與夏文化對話(huà)

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 作者:張琰 責任編輯:趙鐳餉
2024-06-28 09:22:12

▲《手鏟釋天書(shū)》書(shū)封?!〈笙蟪霭嫔绻﹫D

手持手鏟刮開(kāi)黃土,他們與夏文化對話(huà)

■張琰

在浩瀚的歷史長(cháng)河中,夏文化一直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篇章,然而,關(guān)于夏代的直接史料較少,很多信息都隱藏在地下,等待著(zhù)考古工作者的發(fā)掘。追尋夏王朝的蹤跡,探索夏文化的真容,成為一代代考古人接續奮斗的學(xué)術(shù)使命和擔當。

從1959年徐旭生的夏墟調查開(kāi)始,到“夏商周斷代工程”“中華文明探源工程”,一代代探索者手持手鏟,刮開(kāi)黃土,尋找夏文化的燦爛輝煌。有這樣兩本訪(fǎng)談錄,似手鏟之于考古,是窺探夏文化考古學(xué)的窗口,它就是《手鏟釋天書(shū)——與夏文化探索者的對話(huà)》。

《手鏟釋天書(shū)——與夏文化探索者的對話(huà)I》訪(fǎng)談對象為24位出生于20世紀20-40年代的考古學(xué)家。本書(shū)首版于20年前,一直備受考古學(xué)界推崇。本次修訂,原貌呈現當時(shí)的學(xué)界狀態(tài),保持學(xué)術(shù)觀(guān)點(diǎn)的原真性,體現夏文化探索的百家爭鳴、百花齊放?!妒昼P釋天書(shū)——與夏文化探索者的對話(huà)Ⅱ》對18位出生于20世紀30-60年代的考古學(xué)家進(jìn)行了訪(fǎng)談,主要集中于他們探索夏文化的具體過(guò)程。

兩本書(shū),42位考古學(xué)家,80余萬(wàn)字,一部夏文化考古的學(xué)術(shù)史躍然紙上。對于后繼的夏文化探索者,這兩本書(shū)可以讓他們觀(guān)察前人做了什么,前人怎么做的,哪些研究是典范;對大眾而言,則可以了解考古人怎么探索夏文化,為什么耳熟能詳的夏王朝那么難找到。

這群人櫛風(fēng)沐雨,默默無(wú)聞地跋涉于田野工地之間,苦苦尋覓著(zhù)與祖先對話(huà)的契機,綴合著(zhù)歷史可能出現的缺環(huán),修正著(zhù)后人對前人的認識,解讀著(zhù)天書(shū)般的人類(lèi)文化遺存。

拉開(kāi)夏文化探索序幕的徐旭生,在河南偃師境內勘查二里頭遺址時(shí),忽然下起大雨,道路泥濘,十分難走,他堅持冒雨調查完畢。待到徐旭生一行人冒雨在土路上跋涉十余里回到住所時(shí),已經(jīng)是晚上9點(diǎn),早已過(guò)了吃晚飯時(shí)間,只得以冷饃充饑。第二天,他又照常外出調查。

發(fā)現二里頭一號宮殿的殷瑋璋,一次和兩位同事對洛河下游作夏文化相關(guān)考古調查,當時(shí)正處于三年困難時(shí)期,吃住皆不好。有一天因調查回村的時(shí)間太晚,無(wú)法回考古隊駐地,只能借住小旅社,結果那些臭蟲(chóng)和跳蚤太多,無(wú)奈之下,他們只能到大隊柴草房中借宿。訪(fǎng)談中,殷瑋璋回想起他們3個(gè)人被臭蟲(chóng)和跳蚤咬得滿(mǎn)身大包、哇哇直叫的樣子,感慨道:“我們當年稱(chēng)為‘跳蚤之歌’的情景,大概再也不會(huì )發(fā)生了?!?/p>

李伯謙帶領(lǐng)北京大學(xué)歷史系考古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生到二里頭參加發(fā)掘實(shí)習時(shí),和學(xué)生們一起拼陶片。陶片按單位攤在地上,人蹲在旁邊,低著(zhù)頭一片一片地摸,一片一片地拼對,將一個(gè)單位成千塊破陶片按質(zhì)地、紋飾、器形逐一歸類(lèi),最終分到個(gè)體,再對有可能復原的器物粘對復原,不僅要動(dòng)手,還要動(dòng)腦子。李伯謙回憶當時(shí)的情景:“那時(shí)候,一對就是一天,腰酸背痛,但誰(shuí)要是復原粘對成一件完整器物,一切疲勞便一掃而光,不僅他痛快,大家都跟著(zhù)高興?!?/p>

主持王城崗遺址發(fā)掘的方燕明為了找到夯層和夯窩,摸清夯土的土質(zhì)土色和包含物的特點(diǎn),在清理夯土的過(guò)程中,順著(zhù)沙層用小竹簽一邊剔一邊吹,吹掉沙子后,發(fā)現了卵石印痕的夯窩。自此還原王城崗夯筑的過(guò)程:王城崗土質(zhì)黏性較大,打夯的時(shí)候,黏土會(huì )粘到卵石夯具上,需要每鋪一層土先撒一層沙再夯實(shí)。因此,就有了“王城崗的夯土是方燕明吹出來(lái)的”之說(shuō)。

一個(gè)個(gè)關(guān)于夏文化探索的“人”的故事,記錄了幾代專(zhuān)注于夏文化探索與研究的學(xué)者求證夏王朝的思想、路徑與成就,更讓我們感受到他們著(zhù)書(shū)立說(shuō)的背后,雖有寂寞和困苦,但更多的是喜悅和收獲。42位考古學(xué)家的思想,匯流成迄今夏文化研究的歷史、成果及共識??梢哉f(shuō),夏文化研究在立場(chǎng)、材料、方法等諸多方面,真正體現了“中國特色、中國風(fēng)格、中國氣派”。

考古是探索文明的一盞燈,考古者是持燈的人,讓我們翻開(kāi)《手鏟釋天書(shū)——與夏文化探索者的對話(huà)》,跟隨他們去穿越歷史的隧道,觸摸夏的大門(mén)。

(作者系大象出版社編輯)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