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漫畫(huà)家聶峻:我心里還住著(zhù)一個(gè)頑皮小孩

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 作者:沈杰群 責任編輯:趙鐳餉
2024-06-28 09:31:18

▲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書(shū)封?!〕霭嫔绻﹫D

漫畫(huà)家聶峻:我心里還住著(zhù)一個(gè)頑皮小孩

■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 沈杰群

在胡同里,小女孩魚(yú)兒因為懷念過(guò)世的奶奶,給奶奶寫(xiě)了一封信,塞進(jìn)郵筒。這封信竟然穿越時(shí)空,促成了年輕時(shí)當郵遞員的爺爺和奶奶的相識、相愛(ài)。

患有腿疾的小女孩很想學(xué)游泳,游泳訓練中心都不收她,孩子們也嘲笑她。爺爺特意為她造了一個(gè)“空中游泳池”,女孩在這里自由翱翔,漫游天際。

這是青年漫畫(huà)家聶峻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里講述的故事。在融合了現實(shí)與幻想的溫情童話(huà)中,你會(huì )穿梭于老北京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胡同里,在影影綽綽的陽(yáng)光和郁郁蔥蔥的草木間,偶遇可愛(ài)的祖孫倆在積極生活,也恍惚看見(jiàn)了自己的童年。

聶峻的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系列曾在英、法、意等國出版多個(gè)版本。2018年,《紐約時(shí)報》評選出“最值得關(guān)注的25本童書(shū)”中,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是唯一入選的中國作品。該書(shū)也入圍美國漫畫(huà)最高榮譽(yù)艾斯納獎提名。出版過(guò)《小王子》的法國伽利瑪出版社評價(jià)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為“陰霾天氣中的一抹燦爛”。

日前,漫畫(huà)家聶峻接受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?!鞍l(fā)生在我身邊的事情,沒(méi)想到讓全世界的讀者產(chǎn)生了共情?!甭櫨f(shuō)。

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系列通過(guò)《魚(yú)兒》《信》《蟲(chóng)兒》《畫(huà)兒》4個(gè)童話(huà),講述了一位勇敢堅強的小姑娘和她的祖父一起經(jīng)歷的各種趣事,如時(shí)空穿越的奇遇。書(shū)中展現了老北京的風(fēng)俗、純真的童年記憶,有親情、友情也有夢(mèng)想和哲思。老北京的風(fēng)景是貫穿漫畫(huà)的鮮明背景:故宮、白塔、胡同、老郵筒、老單車(chē)……每個(gè)故事又仿佛可以發(fā)生在任何一座城市的老街。

聶峻表示,這部作品雖然已經(jīng)完成較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但它一直處在生長(cháng)的狀態(tài)。

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系列富有老北京韻味,但聶峻并非本地人。西寧、青島、北京、杭州以及國外……他的成長(cháng)路徑涵蓋了草原、海洋、古城、江南等,每個(gè)地方“空氣的氣味”完全不一樣。

從小到大,聶峻習慣了流動(dòng)的生活狀態(tài),也因此對環(huán)境變遷尤為敏感。他作品里不自覺(jué)地也呈現出地域色彩,“會(huì )有一個(gè)城市成為作品背景的底色”。他想畫(huà)出自己生活過(guò)的、認真了解過(guò)的城市。

由于在北京生活時(shí)間最久,聶峻感到從這座城市得到了很多東西,同時(shí)又分了很多層次?!皻馕?、面孔、語(yǔ)言、口音、生活方式……我把這些東西以及過(guò)往的生活經(jīng)驗都雜糅到一起。所以‘老街的童話(huà)’這套書(shū)其實(shí)是我作為一個(gè)外地的作者,相對客觀(guān)地去看待北京人的生活?!?/p>

▲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《魚(yú)兒》插圖?!〕霭嫔绻﹫D

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以老北京胡同為背景,聶峻希望描繪出胡同生活里美好的那一面。

在書(shū)中,聶峻在末尾“彩蛋”一般會(huì )分享創(chuàng )作背景。比如在他看來(lái),老街里最迷人的是“影子”。

“大塊大塊的影子像是手藝人用黑紙貼上去似的,老街里那些老去的、新生的事物都被影子包裹著(zhù)融在了一起,人們穿行其間忽明忽暗,像印象派的童話(huà)迷宮。夏天里,我喜歡帶著(zhù)畫(huà)本躲在樹(shù)蔭里待著(zhù),倍兒舒服,不一會(huì )兒,就有路過(guò)的街坊聚過(guò)來(lái)看,聊幾句老街里的家長(cháng)里短,能聽(tīng)到不少趣事,所以我不光是畫(huà)畫(huà),還得豎起耳朵聽(tīng)才行?!?/p>

聶峻在白塔附近畫(huà)速寫(xiě)時(shí)發(fā)現,住在胡同里的人喜歡營(yíng)造“門(mén)外情致”。不管是花鳥(niǎo)魚(yú)蟲(chóng)還是柴米油鹽都讓人瞧,甚至拖出個(gè)舊沙發(fā)擺門(mén)口,儼然公共客廳。

聶峻創(chuàng )作老街系列的源頭是《魚(yú)兒》,一個(gè)黑白色調的短篇漫畫(huà)。他本想講述一個(gè)腿不好的小姑娘想學(xué)游泳的故事,但是慢慢又決定把故事的重心轉到講述一個(gè)帶有童話(huà)色彩的親情主題上。

《魚(yú)兒》刊發(fā)在國外的雜志上后,被法國伽利瑪出版社的一位編輯看到,費盡周折到處尋找聶峻,提出很想與他合作,能否多畫(huà)一些短篇故事?聶峻迅速寫(xiě)出幾個(gè)腳本,以及畫(huà)出一些分鏡草稿,法國編輯很滿(mǎn)意,并建議將黑白色調換成彩色的。

聶峻說(shuō),雖然講述了老北京的故事,但是法國人能很順利絲滑地了解自己想要表達的內容,比如胡同小院環(huán)境、居民生活小妙招等。

某次在巴黎的一個(gè)繪本節,他受邀分享“老街的故事”童話(huà)。原本擔心這本書(shū)想表達的主題法國孩子不太能看懂,但是主辦方告訴他,法國孩子們不僅能看懂,還特別喜歡?!拔耶敃r(shí)就想,不能低估小朋友的閱讀思考能力。如果降低了創(chuàng )作標準,小朋友反而不會(huì )喜歡?!?/p>

對于文化出海,聶峻認為,并不用刻意迎合海外受眾喜好,“足夠真實(shí)地表達自己”就好,蘊藏于日常里的恬淡情感和韻味也能打動(dòng)外國讀者?!袄辖窒盗凶钕仁窃趪獬霭娴?,但我講述的是原汁原味的中國本土化故事?!?/p>

除了夢(mèng)幻童真的色彩,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還充滿(mǎn)奇妙的腦洞,某些時(shí)空穿越的設定甚至頗具科幻感。例如一封現在寄出的信,成了往昔故事的起點(diǎn),而胡同里那只貓見(jiàn)證了一切;在一次意外中幫助主人公的小男孩,其實(shí)是小時(shí)候的爺爺,但究竟這是誰(shuí)的夢(mèng)境留待讀者去思考。

聶峻笑言,之所以將幻想融入現實(shí)故事,是因為他一直都相信平凡生活里會(huì )發(fā)生奇跡。

兒童閱讀推廣人阿甲評價(jià)“老街的童話(huà)”描述的是一對祖孫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把生活過(guò)得非常好?!八麄兒芷胀?、平凡,像我們每個(gè)人一樣普通、平凡,有這樣那樣的缺陷,但是他們展示了一種可以有缺陷但沒(méi)有缺憾的人生”。

聶峻說(shuō):“我內心里還住著(zhù)一個(gè)很頑皮、溫柔的小孩。我希望這本書(shū)里邊住著(zhù)另外一個(gè)‘我’,可以在那兒和讀者見(jiàn)面,這就是漫畫(huà)和繪本的力量?!?/p>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