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人人都該上一次“醫學(xué)院”

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:王美華 責任編輯:趙鐳餉
2024-06-28 11:20:45

人人都該上一次“醫學(xué)院”

——讀《薄世寧醫學(xué)通識講義》

■王美華

看過(guò)《西游記》的人都知道,在西天取經(jīng)的路上,唐僧經(jīng)常會(huì )被妖怪抓走。大多數情況下,他的徒弟們都不知道那個(gè)妖怪有什么法力、是什么來(lái)頭。但是,只要唐僧不死,孫悟空總有辦法把他救回來(lái);就算孫悟空救不了,還可以向觀(guān)世音求助;實(shí)在不行,還有如來(lái)??傊?,只要唐僧活著(zhù),就有辦法。

同樣的道理,在醫學(xué)上,先保證患者活著(zhù),就有希望,這就是“唐僧法則”。在《薄世寧醫學(xué)通識講義》一書(shū)中,這被認為是急診醫生做決策時(shí)的第一法則,醫生永遠都不可能等掌握了疾病的全部信息后再開(kāi)始診斷和治療,因此第一要務(wù)就是先保住患者生命,把緊急事件轉化為常規事件,為患者爭取更多時(shí)間。當患者相對穩定后,該找致病原因了,就要用到“第一張骨牌法則”,也就是找到最關(guān)鍵的原發(fā)病因。但是,從一堆倒下的骨牌中如何找到第一張骨牌呢?這時(shí),第三條法則“馬蹄聲法則”就派上用場(chǎng)了——醫學(xué)院的老師經(jīng)常會(huì )告訴學(xué)生一句話(huà):如果你聽(tīng)到馬蹄聲,先想馬,不要猜斑馬。因為馬常見(jiàn),而斑馬不常見(jiàn),所以“馬蹄聲法則”說(shuō)的其實(shí)是概率問(wèn)題。醫生決策時(shí)要優(yōu)先考慮到大概率的常見(jiàn)病、多發(fā)病,根據概率大小,逐一排查,最后才考慮罕見(jiàn)病。

按照上述三個(gè)法則,醫生是不是就能完全避免醫學(xué)的不確定性、快速做出正確決策了呢?

不是。薄世寧在書(shū)中解釋?zhuān)鎸薮蟮牟淮_定性和時(shí)間的緊迫性,即使遵守了上述三個(gè)法則,在快速決策的過(guò)程中,主觀(guān)經(jīng)驗還是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定的偏差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,還需要最后一個(gè)法則——“高爾夫法則”。也就是說(shuō),醫生要像打高爾夫那樣,不斷調整、校正最初的決策,從而減少偏差。

以上就是急診醫生做決策的“四法則”,出自《薄世寧醫學(xué)通識講義》。這四個(gè)法則環(huán)環(huán)相扣,再輔以鮮活的案例,被作者在書(shū)中闡述得異常精彩。

薄世寧是北京大學(xué)第三醫院危重醫學(xué)科(ICU)的主任醫師。ICU是醫院里治療病情最危重患者的地方,也是距離死亡最近的地方。在臨床一線(xiàn)摸爬滾打20多年來(lái),他每天的工作,就是救命。

經(jīng)歷的生離死別多了,薄世寧開(kāi)始思考如何才能從整體上提高人們應對病痛的能力。他在這本書(shū)的自序里說(shuō):“畢竟醫生能救的人有限,真正等病重了再到醫院,再高明的醫生也會(huì )感到棘手。如果每個(gè)人對醫學(xué)能有一個(gè)全面的了解,都能掌握一些基礎的醫學(xué)知識,上一次‘簡(jiǎn)明醫學(xué)院’,那么在疾病面前,我們就不會(huì )那么無(wú)助?!?/p>

于是,有了這本《薄世寧醫學(xué)通識講義》,書(shū)的副標題就是“一生需要上一次醫學(xué)院”。作者希望通過(guò)這本書(shū)普及醫學(xué)常識、探討醫學(xué)的本質(zhì)與生命的意義,讓更多普通人跨越與醫生之間的認知鴻溝。

乍看書(shū)名,像極了醫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教科書(shū),多少有點(diǎn)讓人望而生畏;再看目錄,“醫學(xué)的性格:倔強的老頭”“醫患關(guān)系的實(shí)質(zhì):聯(lián)盟”“臨床治療指南:是地板,而不是天花板”“癌癥:時(shí)間的老朋友”……從醫學(xué)的基礎共識、疾病的緣起,到醫療活動(dòng)的實(shí)質(zhì)、醫學(xué)演化的里程碑,一個(gè)個(gè)話(huà)題引人入勝,作者用簡(jiǎn)潔明了的語(yǔ)言,把醫學(xué)的奧秘闡述得“顯”而不“淺”,一口氣讀下來(lái)不會(huì )覺(jué)得費勁。更重要的是,這本書(shū)刷新了人們對于健康、疾病、醫學(xué)、生命的認知。

人在一生中,免不了要生病。我們幾乎是下意識地把疾病和健康對立起來(lái),認為兩者水火不容。這個(gè)觀(guān)念不僅大部分人認同,甚至世界衛生組織給健康下的定義也是這么說(shuō)的:健康不僅是沒(méi)有疾病、不虛弱,而且是身體、心理和社會(huì )適應能力三個(gè)方面都處于良好狀態(tài)。

然而,薄世寧并不這么認為。在書(shū)中,他以人的血管為例,揭示了健康和疾病可以共存的事實(shí)——隨著(zhù)年齡增長(cháng),人的血管開(kāi)始逐漸老化,一個(gè)人到了成年,血管壁上開(kāi)始出現斑塊,血管會(huì )慢慢變硬、變窄,但程度很輕,這個(gè)時(shí)候人是健康的嗎?肯定是,那算是生病嗎?也算,血管壁上出現斑塊,當然是病,這就是一種健康和疾病共存的狀態(tài)。薄世寧在書(shū)中寫(xiě)道:“如果健康是‘沒(méi)病’,那這個(gè)世界就不存在健康的人了。沒(méi)有疾病的絕對健康,是一種永遠都不可能實(shí)現的理想狀態(tài)?!?/p>

原來(lái),所有的醫療行為只起到支持的作用,最終徹底治愈疾病的,還是人的自我修復能力,醫療的本質(zhì)是支持生命自我修復;原來(lái),疾病是生命的常態(tài),人類(lèi)的進(jìn)化還不能做到盡善盡美,就注定了疾病會(huì )與人終生相伴;原來(lái),“病”和“癥”不是一回事,病是人體出問(wèn)題了,但是癥狀是在提醒、保護我們;原來(lái),慢性疾病不是突然發(fā)生的,而是突然發(fā)現的;原來(lái),癌癥是長(cháng)壽者必須付出的代價(jià),它就像時(shí)間的老朋友,人越是高壽,它登門(mén)造訪(fǎng)的概率越高……就像叢斌院士在這本書(shū)的推薦序里所說(shuō):“(該書(shū))從現象到本質(zhì),從科普到認知,讀者不僅可以掌握大量有現實(shí)意義的知識點(diǎn),同時(shí)還可以從觀(guān)念和認知上提升自我?!?/p>

是啊,人人都該上一次“醫學(xué)院”,當我們掌握了一定的醫學(xué)知識,了解了醫學(xué)的智慧,不僅能更好地守護自己和家人的健康,還能把醫學(xué)的智慧應用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何樂(lè )而不為呢?

分享到